他只是让儿子或儿子的公司去接受了这些款项

2016-12-25 16:10

  庭审直击

  除了涉嫌受人请托办事并纳贿,检方昨日表露的多笔数额较小的行贿金额,黄柏青表现都属于逢年过节对方给的红包跟礼金,本人实际上并不在详细事项上帮过对方什么忙。

  另外在2007年至2010年,黄柏青还被指为时任广东省水利电力勘测设计研讨院院长张拂晓(另案起诉)在职务升迁等方面帮忙,后多年的中秋、春节期间收受了张黎明共计人民币110万元。以及在2012年为惠州市水投团体董事长钟日强(另案起诉)的职务调剂上帮忙,后收受钟日强贿送港币30万元。还有为广东省水利厅水政监察局东江分局原局长杨锦财(已提起公诉)的家眷调动工作,以及为杨自己从军队改行调入水利厅工作供给辅助,屡次收受杨锦财贿送的人民币共计8.4万元、港币4.3万元等。

  “我把自己儿子也害了”

  昨日的庭审现场,面对总金额8000多万元国民币的受贿指控,黄柏青坦承“事实基础存在”,并称受贿数额以法庭终极认定的为准。对检方指控其儿子参加了多笔巨额受贿事项,黄柏青一开端就强调“儿子是不知情的”,行贿人请他办什么事,以及给多少利益费,“都是我和对方敲定的”,他只是让儿子或儿子的公司去接受了这些款项。

  黄柏青在最后陈说阶段称,现在坐在被告席,“心境是繁重的,深感耻辱,无颜见故乡父老,也无颜见引导和共事,家人和友人”。他说自己落马连累了同事,拖累了老父亲,以及自己60多岁的妻子,“尤其是我把自己的儿子也害了”。据悉,其子黄晖目前也因涉嫌受贿罪被提起公诉。

  黄柏青称李海燕是跟了他多年的老下属,这些事都是“自己自动为对方做的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