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刻简略的6个字

2017-01-25 23:38

  体育核心内,玄色帷幔顺风飘起,工作职员忙着搭台、摆花、安排。没人上前打搅,拿着花篮花束的市民,静静将花放下,很快,灵堂的两侧摆满了花。

  对他们而言,这一趟,长短来不可的。崇敬了她10年,怎能不来送她一程。

  昨天,在位于崇阳街道旗盘村4组的崇州市烈士陵园,黑色的帷幔已挂上围墙,地上的菊花已摆了一大片。朝着陵园内侧走,左后方的草坪中,余旭的墓碑就安顿在那里,上刻简略的6个字,余旭烈士之墓,等候着骨灰最后的入土。

  他们行将迈入一个与余旭雷同的职业,飞行员。侯霁恒说,从中学开端,余旭就是本人的偶像了。这多少天,每一条余旭的消息他都不漏掉。看到崇州就要举办余旭公祭的新闻后,侯霁恒与郑力铭花了几百元包车,一大早就赶到了。

  中学起你就是偶像,公祭我又怎能缺席

  侯霁恒跟郑力铭从广汉赶来。这两个正在中公民用航空飞行学院读大三的小伙,衣着笔直的制服,捧着花束,笔挺地站在栏杆外,凝视着前方正在搭建的余旭的灵堂。

  外婆换上黑衣 等她回家

  她的亲人们

  两位退伍老兵一早自鸡冠山赶来,得悉义士骨灰18日回家后,路虽远,但他们已在磋商再来的行程,“她是军人的自豪,必需得来送她!”

  准飞翔员来了